灣 小說.png  

嘛、簡單說就是版主廚上APH了ヽ( ゚∀゚)ノヽ( ゚∀゚)ノ

然後菊梅配大愛

所以特地寫了菊梅耀文來滿足自己的私心ヽ( ゚∀゚)ノ

在觀看前要先呼籲一下、由於APH是以國家擬人為主的作品,實際上很敏感

所以觀看前請先觀看:猶豫什麼、器酷修(X   (放了個跟菊梅沒關係的小傲嬌、純粹私心。)

 

觀看完了嗎?確定觀看完了嗎?因為很重要所以說兩次

乖乖看完才是好孩子喔ヽ( ゚∀゚)ノ

 

廢話不多說、切入正文ヽ( ゚∀゚)ノ

 

 

書封  

 

-00、楔子-

在雲霧繚繞的森林中,青年獨自走在還不算陡的坡地上,青年穿著一襲綠色古服,身後背著竹簍子,「真是的,上司也真會折騰人阿魯,居然要我來這種地方勘查....」青年有些不滿的嘀咕著,這時青年察覺在視角上方出現了一片陰影,青年一抬頭,看到是一個巨型生物,立刻往後跳了幾步,還差點跌倒,當青年定睛一看,原來那巨型生物是頭鹿,鹿上還馱了個年紀應該不大的小女孩正不解的看著自己,小女孩穿著青年從未看過的服飾,或許是原住民?『原來這種地方還是有人居住的阿魯...該不會是新生的國家...?』「那、那個,不好意思打擾了阿魯」青年搔了搔臉、笑了笑看著女孩,「@#%&︿@$...(本/這裡是原住民語,將就一下啦qwqqq)」女孩急忙的搖了搖手,並回以一個笑容,青年雖然聽不懂女孩的語言,不過就動作上而言,應該是沒關係之類的?「....不如就這樣吧阿魯、」青年思考了下,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包不算大、用紙包著的東西,青年小心翼翼的將紙打開,裡頭包著糕餅「這個請你吃吧阿魯。」青年親切的笑著,並遞出糕餅,女孩接過糕餅後,先是露出不解的眼神,再端詳著糕餅許久,才吃了一小口,只見小女孩眼神發亮,從原先的一小口一小口,變成大口大口,不一會兒便將糕餅吃完,看來是很喜歡這糕餅,看著小女孩如此捧場的反應,青年也不由得會心一笑,並暗自竊喜好在自己也算是個吃貨,當青年回神時,只見小女孩眼巴巴的望著自己,似乎還想再嚐一塊,青年苦笑道「我就只有這麼一塊呢....不如這樣吧、我明天再多帶些給你阿魯」青年怕女孩不懂他的意思,邊說還邊加上了動作,看起來有些滑稽,小女孩偏頭了下,而後又像是懂了般,說了句青年依舊無法了解的話,不過意思似乎是「說好了唷、」,青年回以一個燦爛的笑容「嗯、當然!」。

隔天青年依照約定,拿了一籃的糕餅上了山,到了昨天的那個地方,果然見到女孩在那等著他,不過這次卻沒有騎著鹿,「唷~我來了阿魯!」青年燦爛的笑著向小女孩打招呼,小女孩看見青年,又看見青年手上的那個籃子,似乎知道裡頭裝了她愛吃的糕餅,雙眼閃閃發亮著,並奔向青年,直拉著他的衣袖,並指著遠方,青年苦笑著跟上女孩的步伐,來到了一處小湖,「的確是野餐的好選擇阿魯。」青年看著山明水秀的景色,滿意的點點頭,而女孩早已坐在草皮上,看著青年「好好~別那麼急嘛阿魯」青年也跟著坐下,並打開了籃子,裡頭果然裝著許多糕餅,女孩一見到糕餅,立刻開心的拿起了精緻的糕點大快朵頤了起來。

見到女孩吃得差不多了,青年突然開口詢問「吶、妳有家人嗎?」女孩則是不解的看著青年,青年拿了枝樹枝,在一旁的泥土上畫了三個微笑著的人,並畫了個小房子,然後畫上問號,小女孩接過了樹枝,在青年所畫的圖上,大大的畫了個叉,並在旁畫了一個小女孩在哭泣,似乎代表她是自己一個人,而且很孤單,畫到這,青年看見女孩的眼神有些落寞,「那麼、要不要跟我一起回去阿魯?」青年用樹枝畫了兩個人,下了山,且很高興,畫完,青年笑著伸出了手,看著女孩,女孩偏著頭,有些遲疑著,最後怯懦了握住青年的手,青年的笑容更燦爛了「那麼,從今天起我就是妳的哥哥了阿魯。」

青年獨自坐在書房翻閱著書籍,「想來台/灣來到我家也有幾個月了、但也總不能一直『台/灣、台/灣』的叫,該給她取個名字阿魯....」現在想來當初給女孩取名時,上司取了什麼「夷/州」連他這種人都知道那名字有點....何況台/灣是個女孩子,為此她當時還鬧了好一陣子彆扭,最後還是自己給她取了個「台/灣」才氣消,不過上司也未此被重重打擊了呢...哈哈。這時青年突然聽到房外傳來侍女的尖叫聲,「發生什麼事了阿魯....」青年起身打算到房外查看,一離開房,青年便打了個哆嗦,「呼.......還是不怎麼喜歡老家的冬天、好冷阿魯...」青年走向發出尖叫聲的地方,只見一群侍女圍著一棵梅樹,不斷望著樹上方,「怎麼了阿魯?」青年不解的看著侍女,「老、老爺,小姐她....」侍女緊張的說,「台/灣她怎麼了!?」這下子連青年也緊張起來了,「她在樹上,不管我們怎麼叫都不肯下來!」侍女緊張的說,「什麼!?」青年趕緊跑到樹下,果然看見女孩在樹上,似乎在摘什麼「灣、你快下來!很危險的!快下來,哥哥我會接住你的阿魯!」青年緊張的望著樹,只見女孩伸長了手臂,摘下了前方樹枝的小花,並滿意的看了看,卻突然失去中心,摔了下來--「灣!!!!!」青年忍不住大叫,但少女卻在離地約半樹高時.........轉了兩圈半,並完美落地,毫髮無傷!讓在場包括青年在內所有人全傻眼了「......呃、誒?」青年頓時腦袋一片空白,過幾秒才心想『果然是山上的孩子,夠強悍.....!』女孩看見正愣著的青年,很開心的跑了過來,張開小小的手,湊到青年眼前,青年彎下腰,看見女孩的手心是一朵破碎的小白花,女孩不解青年為何沒有驚喜,低頭看了自己的手心,發現原來剛剛自己在掉下來時,不小心捏碎了花,想到這,女孩突然一副要哭了的樣子,「欸?阿、灣你別哭、你先別哭,那、那個,啊!灣你知道這是什麼花嗎?」青年為了安撫女孩,急急忙忙問了女孩問題,只見女孩愣了愣,幾秒後才搖了搖頭,青年看見女孩沒有要哭的跡象才鬆了口氣,並接著說下去「這是梅花喔阿魯...那灣知道梅花的花語是什麼嗎?」女孩再次搖頭「梅花的花語啊--是堅忍不拔、所以哥哥我希望灣不管發生什麼事都能堅強,不要哭。」青年溫柔的看著女孩,而女孩則是破涕微笑,直點頭,「......!」青年像是想到了什麼般,開口「吶、灣,我不是說要幫妳取個名字嗎?就叫.....曉梅,妳覺得如何?」女孩頓了一下,很開心的笑了,並點頭「那麼、以後就叫妳梅兒了阿魯!」青年為女孩中意他取的名字兒感到開心。

青年望著正在習字的女孩發呆著,想著梅兒也來到王家將近半年了,在學習漢語方面更是突飛猛進,連「龜」這種複雜的漢字,現在也能漂漂亮亮的用毛筆寫出來了,更別說對話方面,十分流利,讓王耀自己也有些訝異,這麼強的學習能力,簡直就和記憶中的某人十分重疊.....「吶、梅兒妳知道其實你還有一個哥哥嗎阿魯...?」青年看著女孩,「誒?真的嗎耀哥哥?那位哥哥叫什麼名字?是怎樣的人?他會不會來看曉梅?」女孩放下毛筆,十分感興趣的看著王耀,「他叫做本田菊,是你的二哥.....以前,但現在不是了,他很早就獨立,成為『日/本』,不過他真的是很聰明的孩子,跟梅兒一樣,習字習的很快...啊不過有點懶,不喜歡寫漢字,然後還很宅.....現在完完全全是個大混蛋....」青年淡淡的說著,講到最後還咬牙切齒,「.....那位哥哥讓耀哥哥很不高興..?」女孩問,「總之現在他不是妳哥哥,然後他真的是個完完全全的混蛋..!」王耀咬牙的說,「啊哈哈....耀哥哥你別生氣了啦...」女孩苦笑著

-待續-

 

後記:

那麼先來公布令人緊張的字數統計--2724字

話說這是好的開始嗎####(你不要

基本上這一集算是在講少主跟灣相遇的故事,沒什麼重點

然後下集宅菊就會正式登場!請拭目以待!

老實說,版主對這三人的歷史並不熟,因為上課不認真,憤恨啊!!!!

所以我下定決心要好好學歷史、這算是APH的正面力量(?

那麼,我們下次見吧,要滾回去想第2集了((一個字都沒想

 

Push  

創作者介紹

詩織_Shior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