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png  

*試寫project

*以「K-Missing」為故事時間軸做延伸:點我

*角色拿捏有待加強、請包含

*請放心、此為不拆CP主義(尊禮、伏八、草淡、黑白)

*字數:2600

 

【K】01、《天降》

弒王的代價--是需償還的。
是的,由您來承受,
My dear king.(我親愛的王啊)
沾染於您那名為「大義」的劍上,
那赤紅的血色,您是否感覺到那名為「心痛」的毒開始渲染著胸口、一點一點的侵蝕著您呢?是否開始欺騙著自己您所愛的人並未離去?
呵、那麼就讓您稍微沈溺在這虛幻的夢裡吧--再次憶起那段你所渴望不會逝去的回憶,但這終究只是場夢,時間一到,依舊會逝去,是的,那名為「時間」的沙子正一點一滴的消逝,直到最後的一粒沙子落盡,您將會被拉離那美好的夢,再次回到現實,再次親手葬送愛人的生命,反反覆覆,為了您的「大義」。
----
「是真的嗎!!?草薙哥!?」名為八田美咲的赤髮青年粗魯的推開HOMRA的大門,大聲的問著。
「我說過別那麼大力的推門、會壞的。」而正在吧台那擦拭著玻璃杯的、被八田美咲稱為草薙哥的男子不理會來人的激動十分淡定的責備了八田。
「喔..喔!抱歉草薙哥....不對、我說草薙哥,鐮本說十束哥帶了女人回來,真的假的!?」八田驚覺差點被前者帶離原先的問題,趕緊衝到吧台前。「我說小八田、你這麼說會讓人誤會。」這時從房中走出的金髮青年輕敲了八田的頭,「十、十束哥!?你帶了個女人回來?」「就說這麼說會引人誤會了--聽起來像我有多愛玩似的...與其說帶、不如說撿比較貼切..」
名為十束的青年說,其實八田很想說十束哥這兩個意思都差不多...「話說十束、那女孩怎麼樣了?」一直不說話的草薙開口了,「喔、安娜正照顧著呢、話說安娜那孩子好像很喜歡她呢--」十束笑答,這時一名小女孩也從房內走出來,精緻卻毫無波動的臉蛋,真的如同洋娃娃似的,女孩突然開口了「她醒了.....」,第一個反應過來的是十束,「這樣啊、那八田我們進去看他吧--」像是故意般,十束拉著八田的手,「為什麼是我啊!?」「你不是很在意我帶了什麼女人回來嗎?」「呃...」
--
兩人跟著女孩進入房內,房內的擺設十分簡易,只有一張床、一個書櫃、一副桌椅僅此而已,而三人皆一致看向坐在床上的少女,少女有著一頭白色及腰長髮、鈷藍色的雙瞳靜如止水,彷彿一眨眼便能從裡頭看見漣漪似的,修長而濃密的睫毛、均稱的五官、穠纖合度的身形,讓人錯以為眼前這人其實是人偶,而不是活生生的人。「妳好點了嗎?有哪裡不舒服的?」率先開口的是十束,只見少女眨了眨眼,看著十束,先微頷首、再搖頭「這樣啊.....那麼妳的名字是....?」少女搖了搖頭,又思考了下、發現僅僅搖頭無法表達實際含意,便開口了「不知道。」那是如同銀鈴般、十分悅耳卻又讓人感到冰冷的聲音,「蛤?你說你叫不知道!?」在一旁的八田忍不住插嘴道,少女再次眨了眼看向八田,緩緩吐出疑問「你是笨蛋嗎?」八田先是一愣,轉而變成憤怒「你這女人說什麼!!?誰是笨蛋?我生平最討厭別人罵我是笨蛋了、別以為你是女人我就不敢打你!」眼看衝突一觸即發,十束趕緊出來當和事佬「好了、小八田,這位小姐可是病人呢....那這位小姐妳有沒有什麼記得的事呢?」十束看著少女,少女再次搖頭「失憶了啊.....」十束沉思了下,「這裡是哪?」這次換少女提問了,「這裡可是吠舞羅的陣地!由我們的王、尊哥所創立!.....」而回答的卻是八田,只見他十分興奮的介紹起了吠舞羅,講到尊時,雙眼還充滿了尊敬,「果然是個笨蛋。」少女輕嘆了口氣「妳說什麼!!?這女人簡直跟猿比古那討厭的傢伙有得比!!呸呸呸,講到那混蛋幹什麼,說來就討厭!」眼看二次交鋒又要開始了,「好了、小八田,還是讓這位小姐先休息好了。」十束苦笑著拉著八田出房間、關上了門。
---
「你們怎麼那麼吵啊--我在這都能聽到八田的吼聲、」一直待在吧台內的草薙看著三人,不禁笑了,「還不是那該死的女人--!」正當八田要開始抱怨時,只見草薙直接無視掉八田突然嚴肅的轉向、看著十束「我說十束、那女孩你是怎麼遇到的?」而對方則稍微被突然的嚴肅氣氛而嚇到了下「什麼啊..你說那個啊...這樣好了、我剛好有錄下來...」「錄?」包含八田在內,他們異口同聲的發出疑問,「嗯、你們看。」十束早已拿出錄影機,重新播放了遍他口中的錄像,畫面中,原先只是平凡的拍著夜景,幾分鐘後鏡頭上方出現了白帶點藍的光芒,鏡頭進而往後上方轉,只見發出光芒的點緩緩降落下了個人形,那人形有著一頭長髮,幾秒後人形接觸到地面、不動了,鏡頭往前移,直到看清那人的面容,正是幾分鐘前的那名少女,影片到此結束。看完影片,除了十束外的人全露出驚訝的表情,連安娜也露出少許的吃驚,「所、所以那女人是從天而降的!!?那豈不是外星人之類的!?」八田吃驚的說「小八田說人家是外星人太失禮了啦--」「嗯......」草薙不語「十束、你覺得那女孩該怎麼辦?」「這個嗎--丟下她也不太好....不如讓她加入吠舞羅吧?安娜也同意吧?」十束笑望著安娜「蛤啊!?讓那女人加入吠舞羅!?」八田極力反對「不過這也要看尊....」十束自語著「那就等尊吧。」草薙也同意著
---
另一方面Scepter4總部,拘禁室前走道。
一名帶著眼鏡、看似精明的男子快速穿越走道,行經有許多和他相同制服的人向他行禮,他便是Scepter4的室長--宗像禮司。男子走到一個拘禁室前停下腳步,打開了門,室內坐著的是一名黑髮少女,少女面帶著淺淺的、卻疏遠至極的微笑、雙手帶著特製的控制能力的手銬,「怎麼了?宗像室長怎麼會有閒時間來探望小女?」少女半開玩笑的詢問「哼、你看」男子不理會少女,拿出手機,播放出影片,影片裡是某大樓正上方幾公尺突然發出白光、並隱約看得到降下了個人影,仔細一看,那光還有形體,那就像.....一把透明的劍。「嗯哼、原來如此啊--」少女了然的微笑著「看來是新的無色呢、」男子收起手機,嚴肅地看著少女「狐魂沒死?還是妳...?」少女只是聳聳肩「我不知道呢、或許沒死,又或許是我的能力。」「真是可惜呢、宗像室長,命運就是如此,儘管我讓周防尊再次回到你眼前,但在我看來、命運似乎要你再次親手殺了他呢--怎麼辦呢?在無色殺了十束多多良之前殺了他,避免事情再次重演,還是任其重蹈覆轍,再次嘗到那錐心之痛呢?」少女微笑著說,話語如同惡魔的呢喃縈繞在男子耳邊,「哼。」男子轉身,關上門,離去前,男子說了「不管怎樣,我都會親手殺了周防,為了大義。」
看著關上的大門,少女微微的笑著,說「但願如此,宗像禮司,一次又一次的葬送所愛之人的性命,即使十分堅強,也有承受不住之時,何況你也是有血有肉的人啊--」

 

-待續-

創作者介紹

詩織_Shior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