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 小說.png  

12/14現充爆炸..我是說情人節

特地更個算不上閃的閃文來閃瞎人(X

觀看前請先熟讀:

APH網絡相關禮儀猶豫什麼、器酷修(X

 

凋梅淚番外篇--擁抱情人節』

 

 

 

書封  

 

「菊先生....?」
少女輕推開和室的拉門,並輕喚了下這房間主人的名字。
房內有些昏暗,少女勉強摸到電燈開關,開啟,房內是很傳統的日式風格,而房中的榻榻米上鋪著被褥,很道地的「地鋪」。被褥內窩著一名青年,青年有著一頭柔順的黑髮,端正的臉龐,雙頰因發著高燒而泛著紅暈。「果然發燒了呢、」少女轉身拉上拉門,稍早前早發覺青年有些不對勁,看來自己的預感很準呢....「菊先生..要不要先起來吃退燒藥呢?」少女走到被褥旁跪坐下,只見被褥團毫無反應,嘛--有多久沒像這樣了呢?自從那過後....正當少女幽幽地想出神時,被褥裡身出了一隻手,把少女拉進被窩裡,「嗚阿!?」少女慘叫了聲。被窩裡因為主人的高體溫而搞得熱烘烘的,少女現在的處境是被被窩的主人、發著高燒的本田菊緊抱著,兩人緊貼著,少女可以確切感受到對方的體溫有多高,可見燒是有多嚴重了,「菊、菊先生!?」幽暗的被窩裡,少女紅著臉喊了對方的名字,只見菊微低下頭在少女耳邊,輕說著「我愛你,灣。」溫熱的氣吹得少女耳根發癢,嗚啊啊 --少女在內心驚叫著,趕緊推開青年,離開被窩,「一、一定,菊先生是在做夢!」少女紅著臉自我催眠,可剛剛菊確實喚著自己的名字,想到這又是一陣心跳加速,「還、還是先給菊先生吃退燒藥吧!」少女趕緊拿出剛剛在路上買的退燒藥,正想餵點水給青年,但青年確怎麼也喝不下去,不、不會吧?要她學「那招」..!?可、可是在這麼下去也不是辦法,好、好吧!少女鼓起勇氣,含了一小口水,沒錯、就是那老套的伎倆,「人體餵水器」!少女紅著臉湊近青年的薄唇,就這樣來回幾趟,好不容易在幾分鐘後把退燒藥全餵完了,少女還在期間暗暗咒罵了退燒藥幹什麼那麼多顆,藥是餵完了,可少女也虛脫了,腦子一片混亂,少女趕緊收拾東西飛奔出房。在少女離開不久,青年睜開眼、坐起身,紅著臉撫著唇,其實在少女餵藥時,他早已清醒,但還是裝睡著,這時青年有種『偶而生病也是好事』的變態想法,真的、有時候生病是件好事。

-草率完-

後記:

果然草率的完成了閃文##

字數:809字

話說上次電腦君死了就無心更文了啊--因為資料全被吃了

不過還是得振作才行##

Push  

創作者介紹

詩織_Shior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