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png  

弄完更版立即更文####

期間經歷悲劇的資料夾被吃、東西全不見

一度想放棄,不過到最後還是振作了_(:3 」∠ )_

隔了許久,終於到了02了

 

*以「K-Missing」為故事時間軸做延伸:點我

*此為不拆CP主義(尊禮、伏八、草淡、黑白)

*字數:1556

*總字數:4156

 

【K】02、《命名》

 

凝視著潔白的天花板,我舉起了右手,試圖想從指縫間看見什麼,但卻只是愚蠢的行徑,再次隻手遮住視線,試圖回想起我所遺忘的一切,依舊、一無所獲。我望向一旁的電子鐘,時間又躍進了一分鐘,現在正是下午4時31分,時間一分一秒、一分一秒的流逝,我卻依舊什麼也想不來,一片的黑暗,一片的虛無,難道這就是我的過去?不、不可能,這並不符合一切邏輯與定律,適合的說法只有「失憶」二字,沒錯,我失憶了。坐起身,我再次打量這個空間,一張床、一張桌子、一張椅子、一張雙人沙發、一扇落地窗、一扇門,除此之外並無特別處,應該說這房間本身規矩的十分無趣。下了床,我走向那唯一的一扇門,走了出去,外頭的光景是,由數量不多的窗戶所透進的夕陽餘暉,幾個人正各自做著自己的事。似乎意識到我的存在,那名叫「十束多多良」的青年率先對我微笑「好點了嗎?」他這麼問著我,「嗯。」我出於禮貌性,點了點頭。「我說十束,雖說是討論好的事,但我們還是得先告知當事者吧?」名為草薙的男子,邊擦著手中的玻璃杯,邊與十束對話「也是呢」十束笑了笑,便再次望向我「我們決定要讓你加入吠舞羅。」「蛤?」我發自內心的疑問「蛤什麼?這可是天大的恩賜,你該感謝才對,臭女人!」笨蛋八田隨便又插話了,依舊是愚笨的句子「我沒有要與笨蛋對話的意思。」「你個臭女人!!」「好了、好了,小八田。」十束苦笑的望著我倆「可是這也只是我們的希望,還是得看尊的意思。」「....尊?」語畢,店門被推開了,走進來的是,一名年約20幾歲的赤髮男子,耳邊傳來十束「說人人到,歡迎回來,尊!」的聲音,後者回以「嗯」的簡短回答,一直不語的女孩安娜也跑去迎接,那就是『尊』?突然,男子一個眼神掃向我,那是個看似隨意,卻帶有壓迫感以及像是在看渺小微物的不屑眼神。隨即一行人便上了樓,壓底的十束微笑著向我伸出手「走吧。」被剛才的壓迫感震懾到的我,回了過神,簡短的回了句「嗯」便跟隨上去。
---
房內,沙發上坐著名為尊的男人以及安娜,四周圍著,對不起我只能聯想到「流氓」這詞來形容的男子們,其中也包含十束、草薙、笨蛋八田。名為尊的男人,依舊是用打量且絕對帶有大量不屑的眼神看著我,率先開口的是十束「詳細我已經跟尊你說了,剩下的...你覺得呢?」只見男子不語,眼神定定的看向我,那是多麼嚴厲帶有壓迫的眼神,接著,他緩緩的抬起右手,只見掌心開始出現赤紅色的火焰,並慢慢擴大,向我襲來,我本能性的抬起手防衛「什.....!?」在我吃驚之際,火焰消失了,像是一切都只是我的錯覺般,突然,我感覺到左頸一陣灼熱的疼痛,撥開髮,我的脖子竟多了黑色的火焰圖騰,「嘖、竟然通過了!」八田傳來不屑的聲音,接著是十束「恭喜妳成為吠舞羅的一員!」我、加入了吠舞羅?「喂、臭女人,雖然很不爽,但尊哥既然認同妳,從今以後我就是你的前輩了!給我尊重點!」八田帶著不屑又高傲的語氣搭上我的肩「我並不想要有笨蛋前輩。」我拍掉了他的手「妳...!?」「好了、八田君,別再跟新團員吵架了。」這次打圓場的是草薙「連草薙哥你也...算了,身為前輩就不跟你計較了」笨蛋八田自以為是的拿前輩自居「不過....我們該怎麼稱呼你呢?」十束邊提出疑問,眾人邊看向我「就叫雪......好嗎?」一旁安靜的女孩出了細小的聲「雪阿--是好名字呢!」「歡迎加入吠舞羅!雪!」「是不是該念一下隊呼呢?」「好主意!No Blood!No Bone! No Ash!」「No Blood!No Bone! No Ash!」接著一群大男人都高聲歡呼著,雪嗎....我的名字.....。在眾人歡呼之際,周防尊依舊打量著少女,這次並非輕視的眼神,而是稍感興趣,因為就在剛剛,他所釋放的火焰,有一秒被某股勢力相當的無形力量牽制著,一秒後卻又消失殆盡,他也略感驚訝,看來這個少女,比想像中的還要有趣,他很樂意的看著。

-待續-

 

後記:

八田一直被狂叫笨蛋,我不會說其實我是故意的_(:3 」∠ )_

03大概會是以找出雪的真實身分開始邁進...之類的?

總而言之,下次見。

 

Push  

創作者介紹

詩織_Shior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