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 小說.png  

終於把正篇02完成了!

還特地去重溫七年級的歷史,

早知道就該認真學的qwqq

那麼,觀看前還請先:猶豫什麼、器酷修(X  

 

 

書封  

 

 

-02、割讓-

梅花,不畏寒冷,在寒風中綻放,有著堅強的意思。以梅命名的我,或許連那一份在寒雪中獨立的堅強也沒有吧?
--
「耀哥哥家正值戰爭,可哥哥怎麼也不讓我幫忙,硬要我回老家....明明梅兒也可以幫忙.....」少女獨自望著窗外的晚霞,邊倒著茶邊嘆氣著「不管,我明天一定得回去看哥哥,也不知道有沒有好好吃飯.....」啜了口茶,少女下定決心要去探望自己的兄長。
「啊-也有一段時間沒回來了啊,還是一樣令人驚嘆啊!」少女看著眼前雄偉的中式建築,再次發出讚嘆,猶如第一次見到般「時間也過的真快呢....」是的,隨著王耀上司的不同,這也同樣反應在建築上「等等應該要去圓/明/園晃晃,好懷念~」少女邊笑邊推開紅色大門,門後,是一寬敞大殿,依舊採中式風格,十分富麗堂皇「耀哥.....」少女正想出聲,卻見不遠處,有人在談話,其中兩位便是王耀以及其上司,像是發現少女的存在般,另一人立即起身,並說了句「那麼還請貴國準時赴約」便行禮離去。「耀哥哥~!龍叔你也在啊!」少女雖有疑惑了下,卻並不多想,笑著向兩人(龍)跑去,王耀的上司向少女回了個微笑(本:我說龍笑看起來很猥褻吧(不)「唷、台/灣你來啦?王耀我看你今天就帶你妹妹去玩吧,朕準你一天假了」說完便匆匆離去。為什麼....龍叔的表情那麼古怪,耀哥哥也是...?「梅兒你怎麼回來阿魯?」「回來看哥哥你啊,難道耀哥哥不希望梅兒回來...?」「當然不是阿魯!只是有點被梅兒你嚇到了阿魯。」「這才是驚喜嘛--」「既然梅兒回來了,不如我們去街上逛逛吧?反正上司都準假了阿魯。」「好阿好阿!」
--
「嗚啊--好久沒來,街上感覺便了好多,有好多洋貨呢!」少女稀奇的東張西望「是阿阿魯,自從上司決定開港後,很多洋貨都如潮水般湧進阿魯。」青年有些感慨的看著那些商品「哇!耀哥哥你看,這件長襖好美,摸起來也很舒服,可......好貴。」少女不斷摸著那粉色長襖,並讚嘆著,但一見到價錢便失落的收手「既然梅兒想要,那便買了吧?」「真、真的嗎!?」「當然,大哥我說到做到阿魯!」「謝謝耀哥哥!」少女激動的抱住青年,卻不知青年的心在淌血,因為......這長襖真不便宜阿!不知不覺,日落了,兩人並著肩行走著,「我說耀哥哥,真的不要緊嗎?買了這麼貴的長襖,還買了新頭飾給我....」少女皺眉的望了望青年「不、不要緊,因為和梅兒很相襯呢!嗚....」青年淚目的看著自己失血過多的荷包,「哥哥你明明就很在意,噗哧、」少女好氣又好笑的笑了聲,繼續說著自己的事「所以說阿、那個時候....」卻不知青年看著自己的眼神變了,那是既悲傷又無奈的眼神。
一夜好眠,少女起了個大清早,換上了昨天青年買給自己的粉色長襖,並配上白色長裙,對著鏡,帶上了兩朵牡丹「哼哼哼~」少女邊在鏡前晃晃,邊開心的哼著歌,這時有人從外頭喊了聲「灣小姐,耀大人要您到前殿去。」「知道了!」少女坐了最後整裝,便走了出去,沿路上,心情是好的。在前殿,等著少女的是王耀以及其上司,「耀哥哥早,還有龍叔你也早!」少女燦笑著看著兩人,「梅兒....」可青年的臉色明顯的有些不好看「耀哥哥身體欠安嗎?臉色不是很好看.....」「我.....」在青年開口時,青年的上司卻搶先開口「王耀是興奮的昨晚都沒睡才這樣啦!今天你倆就一起出去玩吧!」「這樣阿....龍叔是去哪兒呢?」,「去春帆樓。」這回答的是不知何時出現在一旁的男子,男子留著典型的清式髪辮,少女不解的看著男子「您是.....?」「是嚮導啦!嚮導,時候不早了,你們趕緊啟程吧!」這次依舊是青年上司回答,而青年卻是撇過頭,不發一語。春帆樓,以高級和式料理聞名,少女望著滿桌的和式料理,閃閃發亮的雙眼望著對面的男子「那個...請問我能嚐嗎?」少女小心翼翼的問著「當然,離和人約定的時間還有一段距離,小姐不妨先品嚐這些小菜吧?」「哇!太棒了!耀哥哥也嚐嚐吧?」少女望向身旁的青年,青年只是回以微笑,並示意自己並不餓,便再次瞪向對桌男子,咬牙著小聲自言「李/鴻/章你到底在想什麼.....」沒過多久,一名身穿正式清服的男子在名為李/鴻/章的男子耳邊說了幾句,後者回了"我知道了",便用眼神示意著對桌的王耀,青年的臉色瞬間難看了起來,青年強維持著僵硬的笑容,看著少女「梅兒,哥哥先和李先生去談些事情,妳先待在這好嗎?」「好的哥哥。」「台/灣小姐,等等可能會請您也一同進來,會請人來找您的。」李/鴻/章微笑著對少女說「好的,我知道了。」青年依舊瞪著男子,男子卻彷彿視而不見般,邁開步伐。
--
在少女回來前,其實青年正與「那人」派來的使節談判。「你說什麼!?」青年一聽對方的條件,忍不住高聲拍桌站起,一旁的上司板著臉,「王耀,休得無禮。」青年看了眼自己的上司才又坐下,「為什麼....是台/灣?」青年咬著牙問,而對方則是用一種很正經、很形式化的完美談判表情回答「回閣下,因為那位大人很堅持,要是台/灣,詳細情況並非我們這些卑職能過問的。」接著,男子推出了一份文件「那麼,詳細的條約內容,我已全數口頭告知閣下了,那麼簽約時間,就確定為明天,地點為春帆樓,還望閣下準時赴約。」語畢,男子便起身離去。「明天我會派李/鴻/章與你一同赴約。」「我...!」「別再想反抗了,這是既定的局面,可憐那女孩.....」
---
「台/灣小姐,鴻/章大人要您入內。」
「好的,我知道了」少女放下茶杯,隨對方入了房內,房內王耀、李/鴻/章與另兩名男子對視而坐,「這是.......」其中一名男子率先開口「從今以後,台/灣將歸於我大/日/本帝國。」「什麼!?這是怎麼回事!?耀哥哥?」少女跑了過去,扯著青年的衣服,不敢置信的問著,「意思是,從今以後,台/灣妳將屬於我。」熟悉的聲音在少女身後響起,少女不想、不願回頭,她希望一切只是自己的錯覺,不、不可能是他,他不會做出這種事。可是,當那兩名男子起身敬禮後,最後一絲渺小希望隨之幻滅「菊さま!」少女緩緩轉身「菊哥哥......?」「灣」青年回以微笑後,向少女身後的青年開口「王耀,從今以後,你與灣在無瓜葛,這是條約的內容沒錯吧?
」少女不敢置信的轉過頭「耀哥哥!?」青年面色痛苦的回答「是。從今以後,我大/清/帝/國再無和台/灣有任何關係。」「既然約已成,台/灣也已帶至了,還請對方信守承諾,不再出兵。我們走吧。」最後起身開口的是李/鴻/章,他示意要青年離開,兩人離了席,欲離去,少女抓住了青年的肩「這不是真的吧......耀哥哥?」但青年卻頭也不回的拍掉少女的手「我不是你的哥哥。」這時,一隻手握住了少女的手往後拉,少女一個踉蹌,回頭一看,是本田菊,「夠了,從今以後,妳、只屬於我,我要妳只看著我。」
                     

                                                              "為什麼阿....菊哥哥?為什麼你變了?"


                                                -1895年4月17日,台/灣正式割讓給日/本--《馬/關/條/約》。-


---
離開房後的王耀,終於受不了背部的疼痛而蹲下,「王耀!?」李/鴻/章發現不對勁,趕緊扶起對方「我沒事阿魯,大概是傷口裂開了吧....梅兒應該沒發現吧?」「你放心,台/灣並沒有發現你的傷勢。」「那就好、我這個不稱職的哥哥沒資格讓她擔心.....」「我看我們先去重新幫你包紮吧。」李/鴻/章,皺眉的看著自己的滿手鮮血以及青年開始沾染上朵朵血花的上衣,驚覺不妙。
                                                                                      

                                                                "對不起,梅兒,真的很對不起。"

 

-待續-

後記:

又是煩人的後記(X

這次真的爆文了啦

字數:2966

總字數:8558

其實下意識的把李/鴻/章寫成壞人

搞不好我下意識很討厭他也說不定_(:3 」∠ )_

總而言之,這篇大概是一個重點吧??

下一篇目前還什麼都沒想(X

那麼,下次見。

 

Push  

 

創作者介紹

詩織_Shior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