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 小說.png  

今天又是一年一度的現充爆炸日(X)

好啦好啦、情人節才對##

依照慣例又來放閃文了

可在這一天....版主我居然要出國阿阿

而且還是7點飛機qwq去少主家(探親啦)

所以只好提早放

所以這篇實際上是2/13的文desu☆((未來文有木有

好啦廢話不多說:猶豫什麼、器酷修(X

 

『凋梅淚番外--情人節』

 

書封  

 

在日本,情人節是由女方贈送巧克力給心儀的男性,對於『國家』也是不例外的。
---
時間:2015/2/13
本田家-

「我說,兄長大人,請問我前陣子買的草莓放哪了呢?」短髮少女一邊翻找著冰箱,一邊問著。
「草莓........櫻你是說那一大盒?」
「是。」
「那個啊.....我拿去送給灣......呃....」青年語未畢便感受到背脊一陣惡寒,青年背後,少女微笑著說著「呵呵呵....原來如此....」手握著太刀,全身散發著黑氣。
「十、十分抱歉!我、我立刻去買回來!」青年趕緊從沙發上下來,做了個賠罪的磕頭禮,只見少女俐落的耍著太刀,刀尖指著青年的鼻尖,只差幾毫米便刺中青年,青年被嚇的倒退了好幾步。「那麼就勞煩兄.長.大.人.您了。」少女再次微笑「好、好的。」青年趕緊抓起錢包往外逃。「呼啊--兄長大人也真是的,那明明是櫻要買給台君吃的,怎麼拿去送灣姐姐了...」少女放下太刀,嘆了一口氣,恢復先前嫻淑的模樣「算了....兄長大人回來還有一段時間,只好先做點別的巧克力了。」
---
時間:2015/2/13
林家-

「我、說、阿台,就不能來幫阿姐一下嗎?」少女高聲的喊著
「我、才、不、要,為什麼我要幫阿姐你弄巧克力?」少年趴在沙發上,一副『我不想動你管得著?』的樣子「況且那是給菊哥的吧?讓我這男性做真的好嗎?明明是女人的節日.....」
「真是的、你個兔崽子,老娘才講幾個字你給我回一大堆,你個死懶鬼!」
「是喔、阿姐你也講了14個字,不少啦~」
「死小鬼,叛逆期到啦?欠打是吧?」
「又怎樣了?阿姐是想打架吧?被菊哥看到阿姐殘暴的真面目,一定會被嚇跑啦!」
「久久沒被教訓了嗎?阿台?」
「好了、你倆都別吵了阿魯!」
「耀哥哥?」
「耀哥?」
正當兩人要一觸即發時,即時出現阻止的正是兩人的大哥--中/國
「大哥我才久久來一次,你們姊弟倆怎麼都是在吵架啊阿魯!」青年有些氣呼呼的鼓著臉
「還不是阿姐強迫我去做巧克力!」
「幫忙一下是會死哦?你連義理都不想要了吧?」少女毫不猶豫的翻了白眼
「好了阿魯、這事由大哥我決定阿魯!阿台就去幫你姐做巧克力阿魯,不允許反對阿魯!」
「呿、耀哥都只幫阿姐....」少年不服的咕噥著,但還是跟著進廚房。
---
就這樣一年一度的情人節,正式揭開序幕了--!
W學園,謎一樣的學校,位於地球正中央,世界上的國家會像學生般的進來就讀。而今天學園內因為這特別的節日而格外熱鬧--
「這不是本田妹妹嗎?」金髮男子拿著玫瑰說
「啊、是法蘭西斯先生啊,兄長大人承蒙照顧了,不嫌棄的話,請收下這個。」少女微躬並從手提包內拿出一小盒包裝精緻的東西
「哦呀、這就是傳說中的情人節巧克力啊--」
「是的、這是家裡的習俗。」
「真是不好意思,收下了本田妹妹的本命,葛格我真捨不得吃--」
「欸.....?」
「少自作多情了,法/國,要送也是送給...」不知何時出現在一旁的眉毛青年不屑的鄙視金髮男子
「不好意思....法蘭西斯先生,那是義理喔。然後....亞瑟先生,不介意的話也請收下吧?」黑髮少女有些急忙的解釋
「噗哈哈哈--!我就說吧!法/國.....欸?」青年原本正在嘲笑一旁的男子,卻對少女突如其來的舉動給驚嚇到了,頓時紅了一張臉「欸、欸?這該不會是.....本、本!?」
「不是喔、也是義理.....」少女不好意思的紅著臉
「..........」
就在三人談笑間,角落的牆邊,棕髮少年正咬著指甲,有些憤恨的喃喃自語「櫻怎麼沒有送我巧克力.....亞瑟先生的那反應...難道!櫻送他本命!?不不不不不不不不可能!一定是我多想,一定!」可看見少女也跟著臉紅,少年瞬間石化了,接著、淚奔!
好了、讓我們把畫面移到另一處:
「來、耀哥哥一個、小香也一個、阿勇也一個......欸?怎麼多一個?多做了?」
「梅兒啊,難道這是本命?」
「耀哥,是你多想之類的吧?」
「灣的本命應該是給我才對吧!」
「.....不好意思,灣的本命已經給在下了。」黑髮青年從少女身後走來,並拿著比三人的巧克力都還包裝精緻的巧克力
「對啊!人家的本命只會給菊一個人。」少女紅著臉說
「.........」三人頓時無言,有種要被閃死的感覺
「好樣的!阿菊,要嗎交出你的巧克力,要嗎留下你的命阿魯!」青年笑著拿出中華炒鍋,全身散發黑氣。
「這是要把菊哥教訓下之類的感覺?」少年默默的拿出手榴彈。
「好詐--菊哥的肯定比較好吃!」
接下來便畫面不宜了,讓我們再次跳轉。
「嗚......果然櫻沒有要給我的意思....」少年獨自蹲在牆角畫著圈圈,四周散發著哀怨的氣息。
「台君?你怎麼在這?」黑髮少女拍了少年的肩
「是櫻阿....沒什麼只是在享受單身的Fu...」
「我從剛剛便一直在找你呢、來,請收下。」
「一定跟其他人一樣是義理吧....」少年淚目的望著巧克力。
只見少女紅著臉,低下頭,小小聲的說
「不......這是本命.....」
「欸?」少年頓時活過來「真的嗎!?」
少女紅著臉點頭
「太好了!謝謝你,櫻!」
「請、請別那麼大聲,我會難為情啦......」
總之,今天是個現充爆炸....不,有情人成眷屬的日子,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阿!請記得不管是外出還是在家滑版時,要帶墨鏡。
---
番外(1)

「為什麼本大爺連一個巧克力都沒有啊--連阿西都收到好多個...」其實在同一時間也有一名青年在哀怨著,青年有著一頭銀髮、赤色雙眼,他是普/魯/士。
「算了,本大爺還是最帥的!就跟小鳥一樣!Kesesese--」
「哦?那你是不需要了?」清亮的女聲從青年身後響起,是匈/牙/利
「什麼阿!是你這臭女人阿!」
「切、虧我還特地做一份給你,看來你是不要了!」女子拎著一盒包裝典雅的巧克力在青年眼前晃了晃
「嘖,既然妳都做了,本大爺就勉為其難的收下了!」青年搶下了巧克力,並打開「呿,沒想到還做的挺好的!」裡頭是六個松露巧克力,青年拿一個丟進嘴裡「味道竟然也不錯?等等....怎麼吃起來怪怪的?臭女人妳加了啥?」
女子一副不以為意,輕鬆的說「哦,沒什麼、我家特有的辣椒還有紅金(本/匈姐家特製辣椒醬)、哦!還有就是夾竹桃!」
只見青年掩著嘴,一副快吐的樣子
「騙你的,一般的杏仁跟核桃而已。」女子竊笑下,轉身準備離開「哦,還有那只是義理,本命我給了奧/地/利先生了。」說完便離去
「........混蛋臭女人」青年好不容易察覺真的只是普通杏仁和核桃才吞下了巧克力,低頭看了剩下的巧克力「真的...做的挺好的阿,可惡。」
---
番外(2)

「什麼時候才會有人送我巧克力呢、好期待~是吧熊三郎?」「你誰?」
「還是沒有人注意到我呢。」

「欸?」
「欸?」

坐在同一長椅兩端的兩人同時發出感嘆,並對有人說出和自己相仿的話而發出疑惑的聲音。
一名青年抱著白熊,另一名則是身穿中式長袍。
「請問你是....?」發出疑問的是抱著白熊的青年
「我是澳/門,敢問閣下...?」
「我是加/拿/大啦,這位是熊一郎」「你誰?」
「原來也有人跟我一樣阿....」澳/門苦笑了下
「你也是因為存在感稍微低了點嗎?」
「先生你也是嗎?」
「搞不好我們很聊的來呢、是吧?熊太郎?」「你誰?」
「搞不好呢、」
就這樣,兩個隔著太平洋的小透明成了好朋(C)友(P),可依舊沒有為此而增加存在感.....

-完,無待續-

 

後記:

字數:2992

這次的情人節文,新增了2個小番外(#

阿普跟小透明,我又被透明組虐了啦qwq((熊二郎怒刷存在感

最近版主還去看了傳說中的黑塔鬼

感想--TMD tommy惱人度Max啊啊--

居然還給我堵在門口、門口啊啊!

有一種「我到看了尛!?」的感覺

好了,就先這樣了

版主要去出國了(X

 

 

Push  

創作者介紹

詩織_Shior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