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 小說.png  

好不容易更新啦!!凋梅淚正篇!

來虐菊灣耀。:.゚ヽ(*´∀`)ノ゚.:。

那麼觀前:猶豫什麼、器酷修(X

 

書封  

 

-03、思慕-

 無法確定妳的心,那麼....我只好、將妳囚禁於我身邊,讓妳永遠 無法離開我--

--

她沒有一天不以淚洗面的,她無法相信、不願相信,耀哥哥會不要她,菊會變得如此殘忍--每天每夜,她都想起那日在春帆樓 的一切,好痛苦、好難受,她不斷的問:為什麼、為什麼?

--

「灣,妳好幾天都沒吃東西了,吃點粥好嗎?」他柔聲的說,並舀起稀飯。她緊閉著唇,沉默著做無用的抗議,菊還是這麼的溫柔,彷彿一切像是她的錯覺般,「吃一點也好....灣」他再次遞上了湯匙,她無聲的別過頭。「這樣啊.....那我把粥放在這,灣想吃時再吃吧。」他知道她現在很討厭他,不過不要緊,只要把她留在他的身邊,付出再多代價也值得。看著他緩緩拉上拉門的背影,她很想哭,他明明是這樣溫柔的人啊.......她捂著臉啜泣著。

--

今日的她,依舊倚靠著窗,失神的望著窗外,這時房外傳來兩位下人的對話:「吶吶~菊大人帶回來的那名女孩到現在都沒開口過呢~該不會是啞巴吧?」「噓!別亂說!不過說真的,那位小姐真的好任性吶,她不吃飯,連帶著菊大人也不用膳了,這樣菊大人身體可撐不下去啊.....」她緩緩的拉開拉門,顯然那兩名侍女被她的舉動嚇著了,她冷冷的說:「我、不是啞巴。還有、給我送上午膳。」兩名侍女愣了幾秒才趕緊「是、是」的快步離開。退回房內、她呼了一口氣,將臉頰埋入雙臂:「....菊這笨蛋!」

--

「聽下人說妳用膳了,太好了!合不合胃口呢?要不要我命下人改一下餐點?」下午聽侍女說灣吃飯了,他臉上略浮現欣喜之色,看來是真的很開心,「不用了........」她淡淡的說,明顯的、青年對少女冷淡的反應一瞬間顯得失落,卻又很快的掩飾過去「這樣啊...灣合胃口就好了,那我先出去了。」他靜靜的起身,準備離去。看著他的背影,她緩緩開口,係小的聲音從青年背後傳來「........你也要記得用膳啊....菊...」,被對著少女的他先是一愣,嘴角微微上揚:「....好。」看著青年離去,她看著一旁梳妝鏡的自己「......明明想要狠下心來的啊.....為什麼還是...無法..呢?」明明下定決心要怨恨,但卻還是忍不住的擔心著他,這樣的我......是不是很卑鄙

--

「灣小姐!請您立刻下來!!」好不容易能有時間好好休息的本田菊,本想稍作補眠,一大早卻被自家的女管家的大嗓門給震得睡意全無,他有些無奈的拉開拉門:「千代,一大早的......」他語未畢,便被眼前的婦人憤憤的打斷:「菊先生、您來的正好,灣小姐真是太不像話了!老身在本田家這麼多年,從未伺候過像小姐這般的女子啊...!」或許真的是太氣憤了,婦人邊顫抖著肩邊說著,便指著身旁那正綠葉扶疏的櫻花樹,「千代阿姨..您是在說什...呃!?」延著婦人所指的方向往上看,本田菊錯愕的並不只是在樹上光明正大撩起裙子、晃著雙足,並一副"她在樹上是理所當然"樣子的少女,而是從他這個角度看過去....不不不、本田菊你這下流貨,不配當武士啊!!(本/我們意會就好、就是ㄆㄤˋㄘˋ..咳咳、)他趕緊大力的拍著自己的臉頰,意圖將自己腦中各種齷齪的想像給驅逐出去,他趕緊別過臉,結結巴巴的說:「灣...妳、妳趕緊下來,這、這樣太危險了!」看著如此不知所措的青年,少女有些一頭霧水,再望了望樹下正做深呼吸狀、似乎準備開罵的千代姨,她往前一晃,一躍而下,而正準備開罵的千代、轉而驚叫:「灣小姐!!!!」,而菊也趕緊從屋外衝出想接住少女,沒想到少女卻再空中翻轉了幾圈,毫髮無傷的著地,在場的另外兩人也都看傻了眼。本田菊懷疑剛剛是否是他看錯眼,眼前這位看似纖瘦的少女,從至少目測有三四米的大樹上一躍而下且毫髮無傷,就連他也得做些緩衝措施啊......也的確,初次相遇之時,灣也是坐在那開滿花的樹上.....不過這不是重點,他趕緊跑了過去,蹲下身,像是在保護易碎品般,端看著少女:「灣!有沒有受傷!?這樣太危險了.......」少女有些愣愣的,直盯著青年,直到彼此都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了,才開口:「呃..嗯...」她苦笑著「不要緊啦.....我在老家也都是這樣的啊.....」而一旁的千代再次忍無可忍:「灣~~~小~~姐~~!!!」

灣來到本田家時日已有三個月。

--

「千代姨好嚴格......」少女嘟著嘴,嚷嚷著,而青年只是苦笑著, 自那日千代立下毒誓定要將灣教育成出色的大和撫子,灣便開始 接受各式各樣的日式教育,像現在、他好不容易抽出空檔,想為灣的學習盡些綿薄之力,不過灣似乎也被折騰的很是疲憊,他想找些方式為她應援下.....「啊!」他擊了下掌,「灣!妳知道煙花大會嗎?」「....那是什麼?」「是我家夏日會有的祭典呢!剛好就在今天,不如我們一起去吧?」少女一聽,兩眼立刻有神了起來「好啊好啊!傍晚時,少女換上了千代為她準備的浴衣,棕色的長髮也盤起髻並用簪子固定,或許是第一次嘗試從未見過的服飾,少女就像普通的女孩子般,興奮的轉著圈子,直問著青年「好看嗎?好看嗎?」,少女身穿的是淡粉色底,由瞿麥花及芍藥構成主要圖案的浴衣,瞿麥與芍藥有著「笑顏」、「幸福」之意,而這做成浴衣的布料,正是青年特地親自去挑選的,看著少女的身影逐漸與夕日的餘暉交織一體,他不禁有些愣了,這樣真的好嗎?現在的他是如此的幸福.....「嗯...很好看,很適合灣呢、好了,快走吧、不然就沒法先逛逛廟會了。」他不自覺得向少女伸出手,溫柔一笑,幾秒後才發現自己的行為有些不妥,趕忙縮回手「啊..啊、不、真是失禮了...」少女微低著頭,細小的聲音傳出:「不..不要緊的...」並有些怯怯伸出手去挽住青年的手臂,撇了眼少女,只見低著頭的少女雙頰是緋紅的.......連帶著青年也臉紅了,本田菊,你真的是太差勁了~~~~

--

夜晚的街道是如此的熱鬧,沿路所掛的梔子燈燈火搖曳著,熙熙攘攘、全是來參加廟會的人們,「灣、小心一點,人很多..別走散了。」「嗯。」少女被一旁的面具攤給吸引,對於她來說,這是新奇的,雖說她好幾次在宴會上看過戲子們各式各樣的面具,但在這小攤看到的,又覺得特別了些,看到少女似乎對面具感興趣,青年微笑著指了指:「不如灣去挑一個吧?」「欸?可以嗎?」她興高采烈的選中了個兔子的面具,斜戴在頭頂上,而本田菊也挑了個狐面斜戴上,兩人繼續逛著,直到時間差不多後,青年站定住,指著天空:「差不多要開始了、3.2.1。」夜空綻放著絢麗的煙花,少女被著绮麗的畫面給奪去了目光,望著少女映照著火光的側臉及眼瞳,青年不自覺脫口而出:「綺麗だ....」不過少女卻未聽見。煙花表演結束後,少女還流連在那美景中,捨不得歸去,兩人步行在街道上,而彼此的手不自覺相扣著,兩人都懷著若是時間能就此停擺的心思。這時、僅僅只是前頭的一個男子一個回首,少女卻吃驚的瞠大眼,瞳孔也因吃驚而縮起,她顫著雙唇:「怎....怎麼...可能....」察覺到少女的異樣,青年擔心的望著「灣....不要緊吧?」「不、不好意思!我真的得先離去了...不然的話...不然的話...!」少女緊張得顧不了一切,放開了青年的手,向著那名男子消失之處奔去,而原本插在髮上的簪子也因為跑時晃動太大而滑落,緩緩走去撿起地上的髮簪,失神的看著還殘留著餘溫的手掌,這是什麼樣的感覺.....?痛苦的、失落的,如此複雜的情緒再次一擁上,若用味覺來形容,那他毫不猶豫的選擇了"苦"與"澀",他曾經嚐過這種感覺,那是在--

--她不斷的奔跑著,不斷的、不斷的,她的心是懸著的,僅僅只是一眼,她決不會忘卻的,那熟悉的身影,她只知道、她不能失去這個機會,那是她朝思暮想的--她早已跑離了廟會,來到會場後的大樹下,那裡鮮少人煙,只有點點螢光,這時的少女、披散的棕髮早已凌亂,而所穿的木屐早已少了一隻,她不斷喘著氣,旁人看來是有那麼點狼狽,「果然還是無法......」她落寞的低下頭,這時有人輕觸她的髮絲,並溫柔指尖梳理著,她緩緩的轉過頭,不敢置信著,乾啞的嗓子讓她遲遲發不出聲音,好不容易她發出了一個音:「耀--.....」

-待續-

後記:

這次試試「伏筆十足」的結尾法。:.゚ヽ(*´∀`)ノ゚.:。(揍

但其實不用伏筆也知道是誰啦(*´艸`*)

這次字數:4131

總字數:12689

破萬字了喔喔--ヽ(✿゚▽゚)ノ(灑花

那麼不久後的將來,下次見!

 

創作者介紹

詩織_Shior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