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 小說.png  

快速的更新了04、

*黑化注意*崩壞注意*怕雷迴避

那麼觀前:在下會妥善處理。

 

書封  

-04、傷害-

 

「耀--.......」她看著那人緩緩揭下面具,淚水簌簌的留下,「唷、好久不見了,梅兒、別哭啊,阿魯、不然我這麼辛苦混進來便.....」語未畢,少女緊緊抱住了他,淚水浸濕了他的衣襟,「笨蛋笨蛋笨蛋,耀哥哥你....真的是.....」她抽抽噎噎的,而青年則是愧疚的撫著她的頭髮,嘆了口氣:「對不起,梅兒。」埋首在青年的胸膛,她啜泣著:「不要丟下我啊.....為什麼.....梅兒很孤單啊....耀哥哥...」這讓王耀更是心痛了「真的很對不起......梅兒...」過了好久好久,少女終於調適好情緒,離開了青年的懷中,揉了揉通紅的眼:「不過...耀哥哥怎麼......」「噓、我是偷溜進來的阿魯,被發現可就不好了。」少女愣了愣,然後破涕而笑,那是一種欣慰的心情,她以為她再也見不到眼前這位、雖有些笨拙,卻十分溫柔的兄長。青年再次摸了摸少女的頭:「時候不早了,梅兒、我得離開了。」看著少女落寞的神情,他也十分不捨,他從袖中拿出了一個繡滿精緻花紋的香袋,交予少女的手上,「我發誓,我一定會救梅兒出來的。」青年的眼神是如此的堅定,看著青年的手,少女滿是心疼,因為那寬大的手,早已纏滿繃帶。「耀哥哥,我--」「那麼,我走了阿魯。」當少女正想伸出手時,青年抽回了手,再次帶上了面具,向少女揮了揮手,青年的身影再次隱沒在夜色中。緊握著香袋,那是令人懷念的香味,就像那人長伴在自己身邊般,令人安心。「........保重身體。」
--


一切的一切,他全看在眼裡,那是什麼?醜惡的心思彷彿要吞噬他的身心,他到底欠缺了什麼?最終只是自己可笑的一廂情願嗎?啊啊、真是糟糕啊,濃如墨色、他的世界漸漸被染為黑色,若是放棄這一絲良知,一切是否就會變得輕鬆?他緩緩走近少女,很明顯的,少女被他的出現給驚嚇到,趕緊將那香袋藏起,啊啊、果然呢--他微微一笑,說著不慍不火的字句:「終於找到妳了,灣。」「呃、嗯,真的很對不起.....」「為什麼要道歉呢?好了,走吧。」「嗯。」看青年似乎沒有生氣,少女也鬆了口氣,才剛想挪步,腳腕的劇痛讓她蹲下身,大概是剛剛不自覺得扭到了吧....「怎麼了、灣?」「大概是扭傷了吧...啊哈哈...」她苦笑著,而青年只是微微一笑,蹲下身:「我來揹妳吧。」「這怎麼....」「不要緊的。」
在夜色與點點螢火的妝點下,青年揹著少女步行在田徑上,倚靠著青年的背,少女能清楚聽見那人的心跳聲,"哇啊啊...."少女有點不知所措,畢竟、除了耀哥哥之外,菊是第一個與她如此親近的男性,但不知為何,兩者所抱持的情感卻是如此不同。那是什麼呢?她還未察覺到。


--


那日過後,他將自己埋首在處理戰事上,意圖不去理會那逐漸被染黑的心思,憎惡是醜陋的,他一直都知曉,但、又有誰在被這心思侵蝕時,還能故作清高的去反抗呢?大部分都隨波逐流吧?哈、或許他也是如此的愚蠢吧?「菊!你在發什麼呆!?」有人重拍了他的肩,是他的上司「開什麼玩笑!?這裡可是戰場啊!」「萬分抱歉。」他壓下軍帽,看著遠方的土地,三個月亡/華嗎.......呵、有趣呢,若是那人消失的話,那她就真的只能看著自己了。
一刀又一刀,一聲又一聲的哀求與慘叫,飛濺的血,那嘴角上的鐵鏽味,竟讓他欲罷不能,呵、最終他也是那隨波逐流之人,說是為了祖國,也只不過是在宣洩自己醜惡的情感,就像毒一般,這讓人上癮的快感,一刀又一刀,染上無數人鮮血之刃,在貪婪得渴求著更多。啊啊,到底是何時呢?自己已成了如此不堪的怪物。
他佇立在眾多屍體與其血所構成的海中,他仰天大笑著,充滿著自嘲,乾啞的嗓子,空氣中充滿著鐵鏽味,低頭看著手上戴著、早已被染紅的白手套,陰霾的天,在此時下起了雨,他單膝跪下,以刀支撐著,「哈哈....」太過滑稽了不是嗎?保持良知什麼的真是愚蠢,到頭來只是個草菅人命的罪人不是嗎?他--


--


緊抓著那份報紙,她能感受她的背被冷汗給浸濕,「.....這是....怎麼回事....」報紙上印著的,是斗大的『南/京/百/人/斬』的篇幅報導,或許對這裡的人來說,那是戰勝敵人,光榮的象徵。只有她知道不是,她有些暈眩,腦子十分的紊亂「.....為什麼....」,聽到了拉門被拉開的聲音,她回過身去,是從戰場上回來的青年,一如往常,掛著溫和微笑說著:「我回來了,灣。」她顧不得什麼,衝了過去,一把揪住青年的衣領,顫抖的說:「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菊?」手上拎著的是那份報紙。她看到了,她明顯看到了,青年看見那份報紙時,毫無動搖的冷漠表情,而後又換上往常的微笑:「啊,妳知道了啊.....怎麼了嗎?」「什麼怎麼了?為什麼要傷害無辜的人?他們並沒有做錯什麼啊!」她聲嘶力竭的喊著,她不懂、為何要如此的殘酷,明明他們都沒有罪啊--青年抓著少女的手,冷冷的說:「沒有為什麼,灣,戰爭是殘酷的,錯的只在於,他們是敵國的人。」少女聽見青年如此冷血的回應,她甩開了青年的手,並賞了青年一巴掌,淚珠一顆顆的延著臉龐滑下:「本田菊,你真的太差勁了....太差勁了.....」而青年輕撫著微腫的臉頰及滲血的嘴角,不怒反笑,他將少女逼至牆角,輕抬起少女的臉龐,看著少女恐懼的眼神、眼瞳中所倒映的自己,他笑了,「果然....我還是比不上妳的王耀吧....?」「你....在說什麼......」「事到如今還裝傻嗎?」他拿起少女遺落在一旁的香袋,緩緩拿起,少女瞠大眼「還給我.......」他有些惡趣的笑「為何呢..?如果毀掉這東西的話,是不是能斬斷妳與他的一切?」「拜託你.....還給我.......」她開始央求著,他沈下臉:「為什麼我比不上?為什麼!!?」他徹底失去理智,他扯開少女的衣襟,將少女壓在地,「快住手!!不要!!!」少女不斷的反抗,他無視少女的反抗,在少女纖白的頸子落下印記,他原以為少女的反抗會更加劇烈,當他稍微起身一看,他看見的是,少女癱軟的身軀,無力反抗的四肢以及--充滿絕望的眼神。他.....做了什麼...?明明說好要守護她....可是他卻.......他鬆開雙手,踉蹌的後退了幾步「對不起.......我......」他不敢對上少女的視線,少女早已坐起身,環抱著身軀不斷的顫抖著,他聽見了少女不斷發出細小的聲音:「不要....靠近我....出去...出去...快出去!...出去...」理所當然卻又令人心碎,他沉默著離開了合適,倚靠著門滑坐下,他以手臂遮掩住自己的雙眼,淚水緩緩滑下,後悔.....已經來不及了吧?「哈.....哈.....」深刻的傷痕在彼此的心中劃下。


--


她只覺得寒冷,非常非常的,不僅僅是身體,就連心也是,那極大的恐懼感揮之不去地佔據著她的腦海,她只得緊抱著身軀,試圖不讓每一寸的肌膚接觸到這刺骨的空氣,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那樣子的菊--好可怕。淚水不斷湧出,她用最糟糕的方式--傷害了他,是她逼他的、是她的錯不是嗎?一切都無法挽回了,什麼都--

 

-未完、待續-

 

後記:

字數:2798

總字數:15487

好吧、這次嚴肅了些(掩

接下來會比較沈重了啊(望

大概5、6篇就會完結了(?

那麼、下次見。

 

 

 

 

 

創作者介紹

詩織_Shior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晴火。
  • 這次的有點沉重吶,畢竟都是歷史。小幽的文筆依舊是好到沒話說。
    不知道小灣會怎麼彌補(?)菊的情感呢。(摸摸菊灣兩人)
    期待下次更文。
  • 愧疚自是不用說了,不過要圓回來還真得花點心思去思考(?
    考驗我腦洞的時間到了orz

    詩織_Shiori 於 2015/08/18 20:2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