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貞.png  

如果能再次聽到妳的聲音,
即便只是虛偽,即便只是空想,
我依然願意,為此奢侈的希冀,
--扼殺自己。

--
熊熊烈火,張狂的舞著,他看著她,四周寂靜無聲,他聽不到,藍紫色的雙瞳此時也映上了燄之色,他聽不到,恐懼與絕望襲上心頭,他看著她,看著她緊握著十字,低喃著主之名,那不是求助,而是虔誠的祈禱,他看得見,她留下的淚,不是無助,而是充滿著憐憫之情,他知道、他都知道,他不想再看到她那雙透徹純淨的眼,他不能再看,他沒有資格,這雙肩此刻是如此的無力,什麼也做不到,做不到不是嗎?他不想要讓她看見此刻的他,他害怕、害怕她對他露出道別的微笑,如此一來、那僅剩的堅強將瞬間瓦解,至少、在這最後一刻他還能不讓她擔心--

--
沒有終末的幻想,架構出的虛偽色彩,
糖衣裡依舊只是一片黑暗。

--
早晨的墓園,霧氣朦朧,與現實的溫度到底又驟降了多少,不得而知。輕放下一束鳶尾,他淡淡的笑著,輕撫著墓碑上的金色鏤文,他說著:「抱歉呢、最近都沒法來陪妳。」自那日又過了多久,幾年?幾十年?幾百年?他沒有興趣去計算,人說度日恍如年,對他來說或許相反來更為貼切吧?「今天我帶了鳶尾花呢、雖說妳比較喜歡百合,不過鳶尾也很不錯呢。」他輕靠著墓碑,空洞的笑著,霧氣為墓園更增添了生人勿進的氛圍,此地只有他靜靜的待著,也好呢。「吶、妳知道鳶尾的花語嗎?」他笑著說,空氣一片寂靜,沒有人會回答的,可是他卻像是在與人交談般,笑著接下去:「不知道對吧?鳶尾的花名呢、」他停頓了許久,
                                       

                                                                  「mademoiselle」

 

他再次微笑,站起身「那麼,明天、後天、大後天直至許久的未來,我、還是會來看妳。」語畢、他離開了墓園。
--


半透的纖指輕撫著鳶尾花上的露珠,她悲傷的凝視,她一直、一直,都在,她多麼想伸手去觸摸他、去擁抱他,向他道歉。在那終焉之刻,她動搖了,她私心的期望,親愛的天父啊--能讓那人徹底的忘了她嗎?如此、他便不必承受這深沈的痛。如果還能再次觸碰他的話--潔白的身影再次隱沒在霧中....


--


「唔哇--不管走到哪、都像是置身在畫般呢....」少女邊讚嘆著並不斷的按下快門,不過在畫面中,卻有名男子的身影不斷的被放大,「咦.......?」她疑惑的放下相機,卻正好與那男子四目相交,「對、對不起,未經您的同意就......」她趕緊道歉,只見男子先是一愣後,像是如釋重擔般,長呼了口氣「哪裡哪裡、我也很不好意思讓妳嚇一跳了,因為妳......」男子再次打量了下少女,深吸口氣「那麼、為了表示歉意,我來帶妳四處逛逛吧?」「咦?這怎麼好意思......」「不要緊,來吧、讓我們踏上歷史之旅吧!」他燦笑著伸出手。

--
「那個.....還沒到嗎?」她有些上氣不接下氣的爬著階梯,據那位先生說,這是他最後一個,也是最鮮少人知的私房景點,「哈哈、麗莎的體力真差呢、就快到了唷。」走在前頭的男子笑著。等她爬完最後一階時,橙紅色的夕景讓她不禁再次驚嘆,在那、是一望無際的海倒映著夕陽,「很美是吧?這可是哥哥我的私房喔?」「的確是.......」兩人斜靠著城臺,望著遠方,「吶、麗莎知道百年戰爭嗎?」「嗯.....算略懂吧...」「簡單的說、是英/格/蘭對法/國的戰爭啦,那時候還真慘啊--」男子苦笑著「嗯.....」「這時候呢、有位少女像風般出現了,不僅鼓舞了皇太子等人的鬥志,還解放了奧/爾/良........」「我知道,是聖女貞/德是吧?」「正解!!」「可是.....我記得她最後被......」「嗯..那是1431年的5月30日吧.....直到最後,還是沒有任何人向她伸出援手呢....如果有誰能夠.....」男子黯淡的說著,眼神十分的悲傷,少女雖有點不明就裡,卻還是想試圖安慰:「那個......雖然不是很明白....但請您節哀....」男子愣了愣,突然笑了「麗莎妳還是很溫柔呢、這麼替人著想....」"....還是"?少女有些疑惑,卻決定不提,男子執起她的右手,接著說下去「我本以為上帝是如此的不公,可是我錯了.....主還是有良心的嘛、我曾祈禱著,若是有那麼一天、那些被歷史所迫害的人,能夠重生為普通人,平凡的生活著、平凡的戀愛,那就好了,看見妳後、我更是如此確信了。」「欸.......?」「至於我的願望嘛.......雖然有點貪心,不過這一次、妳一定要幸福地過完一生喔。」「你說什麼?......」語未畢,一陣強風刮起,少女用手遮擋起,風停,不再見男子身影,徒留一朵鳶尾。「怎麼回事.....?難道是幽靈?」拾起鳶尾,腦海中浮現的聲音,曾有一人這麼對她說,

 

                                                                 「mademoiselle」

 

是誰呢?她記得的話,這是『思念你』的意思,到底是誰呢?她想不起來,輕拭著眼角,才發現眼眶早已濕潤,「欸?這是怎麼回事?」她苦笑的擦去淚水,卻怎麼也止不住,這份苦澀到底是什麼?從未這樣啊........

--


他看著獨自佇立、身影逐漸染上夕紅的少女,他有些苦澀的笑,或許這樣對她是最好的結局吧?從此作為兩條不再相交的平行線--
「mademoiselle-這是最後一次對妳說了呢、」
這一次,請一定要幸福。

創作者介紹

詩織_Shior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